情趣生活慈悲喜捨介紹新莊接睫毛0915551807讚歎

教化並非一人能得以解~望能諸菩薩出己之力佈滿網路!只要­能好的大過於惡的才能救苦救難! 阿彌陀佛 功德無量

黃布條 - 第六輯 山高人為峰

黃 布 條 - 第六輯 山高人為峰


我是在青島的家中從電話上得知台灣9.21大地震消息的。當飛機喘著粗氣降落在桃園機場時,也將我這個惴惴不安的人送到災難的中心。一下飛機,一片肅穆的黃色景象傾刻間籠罩了我一顆震顫的心。山前山後、大街小巷的樹木上,到處掛滿了長長短短的黃布條,這些哀悼亡靈的黃布條在風中瑟瑟抖動,既是在超度亡靈也是在呼喚剛剛離去的罹難冤魂。
不知是誰觸犯了蒼天,一瞬間便奪去了無數個期待著永久、也期待著幸福的生命,留給存活者的是失去親人和失去家園的悲愴。天哭泣,人哭泣,連路邊的小樹也似乎在默默地哭泣,這種悲苦擴散到空氣裡,滿天滿地都在流著無聲的眼淚。電視機的熒屏上打出了口號“只要我們還有呼吸,我們就有希望!”
我台灣的家位於台灣最北的基隆河畔,離震中較遠。我家沒有受到這次大地震的傷害。但是,在心情上,自己和家雖然平安,但並沒有減輕我的沉重,只是由原來的極度緊張變為對同胞受難的深切同情。到了家我沒有歇息,直接讓老公開車帶我到地震中心地區去。我想:既使我幫不上忙我也該去,或許我能為災區的同胞們做點什麼呢? !這樣的一場大災難不是屬於個體的,這是屬於全民族的甚至全人類的。
天道有序,人生無常。在離我們家稍遠的南投縣,九九峰,一個郭姓村,在一個沉悶的夜裡,那幾座起源於九個山峰而命名的九九峰,突然冒起了白色的煙霧,喘著從大地深處發出的粗氣,一聲沉雷般的吼震,將居住在山坡上熟睡中的同胞以及價值千萬的豪宅、車子和狗,帶著靈魂碎裂的聲音,推出12公里後,下陷在三百多公尺的地下。九個山峰,下陷了六個,全村只逃出一隻羊和一條狗。人走了,燈滅了,緊接就是秋日的豪雨在黑暗中猛烈
地敲打著斷崖上的石頭和草。那些有才能、有天資、有著美好明天的鮮活生命,就這樣連最後看一眼這個世界的瞬間都沒有,上帝就無情地沒收了這一切。一時間,天的眼淚、人的眼淚,一起瓢潑在黑夜的幽谷裡。
當夾雜著土塊的豪雨慢慢停息的時候,斷崖也終於在瀰漫著死亡氣味的早晨醒來。大街上,到處走著身穿素服,抱著親人遺像的人群,載著花圈的轎車,一輛緊接一輛地跟在人群的後面,淒慘的哀樂,撕裂著沉悶的空氣,也撕碎了人們的心。在震中的馬路兩旁,一幢幢癱瘓的樓房,一排排透著豪華過去的斷壁殘垣,還有風中滾動著的遺物,在翻滾著烏雲的天空下,摻雜著從空氣中飄來的哭聲,一起在淒慘地訴說著它們的夭折。人心在破碎,世界也在破碎。這些映進心空裡一幕幕悲慘的場面,像是聚集了一生的悲痛,深深地刺痛我的心,這些內心深處的痛,也在不斷地提醒著我在不能永駐的紅塵裡,應該去珍惜什麼?
就在這些悲痛的日子裡,我清楚地知道,我什麼事也做不下去了,更沒有心情坐下來吃飯。空蕩蕩的腦袋裡像是爬滿了驚恐的小蟲。在那個非常的時刻裡,就連我的安全和舒適都感覺是那麼的空洞,一下走了那麼多鮮活的生命。我突然地感覺到,眼前的房子、車子和家園已變得不再那麼重要了,一種痛失所有的感覺,穿透了我的肉體。
在一個秋雨過後的黃昏後,我懷著一顆對受難同胞的懷念之心,默默地一步一步走向了那座瀰漫著陰幽空氣只剩下三座山的九九峰,在靠近斷崖的邊上,我手扶著斷崖邊上的樹木,望著超度亡靈的黃布條,第一次以無法言說的心情,獨自面對著大自然,也第一次獨自潛下心來想著人生長短這個很深很細的問題。眼前,暮色已漫漫地覆蓋著腳下的大地,天已經提前昏暗下來,淹沒在暮色中的斷崖、樹木和眼前的家園,都已經沒有了往日里的容顏。我彎腰從瓦礫中撿起了一隻被掩埋的玩具布袋熊,抬起微顫的手,撫摸著這個曾經帶給某個孩子快樂的源泉,他的主人肯定離開了這個世界,小小年紀就帶著稚嫩的遺憾去了那片冰冷的天堂,那麼無奈與無辜,上帝就是這麼安排著人生的榮枯和萬物的盛衰嗎?
這是發生在台灣百年裡最大的一次地震災難,大災過後的街頭上,到處可見失去親人坐在輪椅上的殘疾人,他們的臉上佈滿了深深的哀思,眼睛裡湧現出大難過後的平靜。年輕的菲律賓女傭推著他們,在街道兩旁的樹蔭下,走走停停,目光茫然而憔悴。街道兩旁的鮮花,雖然還是照樣的開著,可已失去了往日的風采,樹木看起來還是先前的那種綠,可是已沒有了往日的韻味。在掛滿黃布條的樹下,他們的臉上刻滿了悲傷的皺紋,無奈地守著他們災年裡沉默的日子。走在他們中間的我,費力地忍住湧出來的眼淚,以任心海裡洶湧著同情的心潮撞擊著自己。
令我吃驚的是,我看到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中老年婦女竟然穿著鮮豔的花衣服,手裡拿著一個用芭蕉葉子編織的花籃,臉上掛著悲傷的微笑。她淒楚地對著電視台的話筒說:“我終於從絕望的邊沿上走了回來,兒子、媳婦、孫子、孫女已全部葬身在這次大地震中,只留下我這個殘廢的半老媽媽。 ”她以超然的目光凝視著眼前的斷壁殘垣,帶著悲痛過後的平靜心情告訴大家,“上帝既然留下我,我就要好好地珍惜今天的生命,該走的留不住,留下來的還要好好活著。我還要好好地打扮生活,讓已走的兒子、媳婦,在天國里不再為我操心。” .
眼前,這位打扮入時的中年婦女,在經歷了人生的大悲大痛以後,終於戰勝了自己,她沒有把自己的精力消逝在悲哀裡,而從痛苦的極限裡,找到了重新生活的力量,在她的臉上,我看到了由世俗轉向超然境界的表情,佈滿憂傷的眼睛裡面有一層寧靜的光亮。在人生的苦難面前,她沒有彎腰,反而理智地挺起了胸膛,以頑強可貴的生存精神,叩問在場的每一個人:在無常的命運面前,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最珍貴的又是什麼?
經歷這次深刻的生命震顫以後,人們極大地改變了一些世俗的觀念,在物慾和得與失的面前,有了新的認識,面對埋入地下的鮮活的生命,我們還有什麼不能放下,還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呢?風中的黃布條悲壯地掛滿了上上下下的樹枝,像一顆顆靈魂飄浮在我的眼前,我強忍著悲痛的淚水,閉上濕潤的眼睛,默默為死去的同胞悼念。
太陽終於在沒有歡樂的日子裡徐徐升起來了,我暫時拋下了昨日里的悲痛,走出了家門,漫步在台灣的淡水河旁,望著依然秀麗的淡水河,我對這次有驚有險地再到台灣,已不再感到後悔了。在生命的關鍵時刻,我毅然地走向了藍霧下正在震動著的小島,我為沒有辜負自己前往險區的勇氣而感自豪。這是我目睹的人與自然閃閃碎碎的驚心的一幕,能與台灣同胞同呼吸、共命運,也是我生命裡一次難忘的經歷。大自然讓人們細細地咀嚼了它的任性和人在天地無常中又是何等地脆弱和渺小。在人們清醒地深刻地感悟生命的同時,也注重了對人生的反思。
陽光,穿過儲滿哀意的黃布條,撒下了一地的血紅,我沉默已久地倚在一棵高高的椰子樹下,帶著無法走出的沉鬱,望著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縱橫萬條千里,纏繞在樹枝上的黃布條,徹骨地感悟著人生的多變。悲情的黃色布條,搖盪著人們的哀思,也搖盪著哀傷的靈魂,給人們留下了永久的不能忘卻的記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連絡方式:0937-054080 ( +886-2-24574310 )